您的位置: 首页  工会新闻

2017年工会疗休养工作圆满完成

发布日期:2017-08-14   浏览次数

 

今年的假期第一天由校工会牵头组织的教职工暑期疗休养团活动就正式启动了,73日清晨神农架团和腾冲团就准点出发了,开启了时间前后跨度长达1个多月的教职工暑期疗休养活动,至811日赴长白山第16个团的安全返沪,今年暑期疗休养活动圆满结束。本次疗休养活动共有420余名教职工参加,分赴了湖北神农架、云南腾冲、甘肃敦煌、吉林长白山、贵阳黄果树等地。

为顺利完成今年的疗休养工作,校工会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坚持“精心组织、确保安全、优质服务”原则下,在学校领导的大力支持下,进一步加大疗休养费用的补贴力度;工会充分听取和了解到广大教职工的需求,精心选择线路,受到广大教职工的欢迎和踊跃参与。为了更好地安排行程,校工会与中标教育工会中挑选出的相关旅行社一一进行了洽谈,力求高性价比,选择最好的旅行社的服务,并力争拿到机票的好时段和游览线路。

组织活动的前期,校工会还专门召开部门工会主席会议布置休养工作,传达到各学院(部)、系及各部门及每个教职工。组团方式继续探索新的方法,今年有5个“独立团”,效果还是挺不错的;另外,今年我们将非在编工会会员也纳入疗休养。在今年疗休养活动的出团之前,校工会组织和召开了领队会议,再三强调疗休养期间安全的重要性,并叮嘱各队的领队同志,如遇到问题,一定要及时联系校工会和旅行社,及时处理,解决问题。并在会上建立了领队的微信群。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休养团的出发时间基本都在早晨,最早的休养团清早5:30就要集合发车了,但无论出发多早、天气多热,王平等工会领导们都无一例外地坚持为每一个团送行,再三嘱咐休养员一路注意安全,并祝愿各团的休养之旅顺利愉快,校工会领导的关心让参加疗休养的教职工们心里暖暖的!

领队微信群在这次疗休养过程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领队们相互介绍各自的工作,分享经验,还互相鼓励。例如:在如何化解危机、如何处理突发事件方面等的沟通。他们还将所看到的美景分享到群里,美拍、游记纷纷出炉亮相,让我们享受到一场视觉上的饕餮盛宴,让我们感到各疗休养团还是很拼的!

 

 

今年有6个团赴吉林长白山,见到长白山天池的真容是每个团员的期待,但山区十里不同天,很难预测;如果就是见到的天池,但是否是我们心目中想象的天池,也不能肯定。我们的领队就提前打“预防针”,幽默地说:“心态好一点,期望值低一点,幸福感就强一点”。果然去吉林长白山的6个团,幸福感爆棚。他们这条线的回程均晚点,有的晚点78个小时,非常累但大多教职工觉得只要看到天池就赚了!

 

 

甘肃敦煌,仍是今年的热门选择。工会向旅行社只申请到3个团,报名几近“秒杀”。在2017年亚洲最佳旅行目的地榜单中,她高居第一名。这是一次梦幻之旅、文化历史之旅、自然风光之旅……短短6天时间,游览的景点多,行程长。今年由于特殊的原因,飞机大面积晚点是常态。有个团由于飞机晚点,留给他们转火车的时间不多,等大巴将他们送到火车站,离火车开车只有不到10分钟的时间。他们一路狂奔,总算赶上兰州开往敦煌的火车。还有一个团就没有这么幸运,只能改乘飞机前往敦煌,只为敦煌莫高窟一票难求,在一个月前工会就通过旅行社实名购买了莫高窟的门票。

 

 

湖北神农架,是工会征求大家意见时,强烈要求安排的疗休养点。这条线可谓吃得好、住得好,火车一等座出行也没有晚点的烦恼,有教职工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没有名声远扬的景点,说是找野人又无异于天方夜谭、可谈何容易,但大部分教职工告诉我们,不缺美景,只缺发现美的眼睛。

 

 

贵阳黄果树、大小七孔,是传统经典的线路,以为大多数教职工去过,报名的人数不会很多,但是仍吸引了不少教职工的报名,他们讲,美景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与谁同行。贵阳景点间车程较长,他们就将“跨学科”学术交流会搬到了车上,开展了别具特色的“移动论坛”。在观赏自然美景的同时也收获了一场丰富的知识盛宴。

 

去云南腾冲还真有点不容易,乘机晚点、转机晚点,一路奔波,总算到达远离繁华喧嚣的大城市,宁静秀美的腾冲。火山地貌少不了观赏、火山温泉少不了体验、和顺古镇文化少不了品味,但由于去年玉市场的经历及出发前全国人民都知道的玉手镯事件,我们反复关照不许导游推销,我们不是“零团费”团。但是我们的团员自觉自愿地接受了导游购买鲜花的建议,他们要给长眠在国殇墓园的先烈们献上一束花。

通过参加本次的疗休养活动,使来自不同部门和学院的老师从不认识到彼此的相知;大家在领略了自然美景和异域风情的过程中,大家既放松了身心,舒缓了压力,增长了知识,同时还增进了彼此之间的了解和友谊,回来后能够将更充沛的精力投入到本职工作中去。

感谢各位领队尽心尽责为大家服务!感谢广大教职工的参与!校工会也将认真总结2017年暑期的疗休养工作,完善和期待将明年的疗休养工作做得更好,更好地为教职工服务。 

 

(撰稿|骆庆红,编辑|周礼,图片来自各休养团)